当前位置: 本站通比牛牛 > 科普教育 > 科普服务 > 正文

新时代下,博物馆应该如何定义?

【来源:新时代下,博物馆应该如何定义? | 发布日期:2019-09-23 】

新时代下,博物馆应该如何定义?

通比牛牛2019-09-16 来源: 弘博网

9月7日,来自各国的博物馆代表对“新的博物馆定义”内容,及提交大会表决的程序,进行了激烈地讨论。最终,70.41%的投票代表同意推迟对“新的博物馆定义”进行投票。

通比牛牛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国际博协多次微调了对博物馆定义的陈述,目前定义博物馆是“非营利性机构”,该机构“为教育、研究、欣赏的目的征集、保护、研究、传播并展出人类及人类环境的物质及非物质遗产”。

通比牛牛今年4月,国际博协开始陆续发布世界各地关于博物馆定义的群策清单。国际博协官方网站上有来自西班牙、法国、日本、喀麦隆和伊朗等国的200多个条目。

然而,拟议的定义并非出自这些提交的条目,而是由桑达尔领导的委员会从内部进行挑选。国际博协新定义委员会的负责人、丹麦典藏研究员杰特·桑达尔(Jette Sandahl)认为目前的定义忽视了“文化民主”的要求、“不讲21世纪的语言”。她修改的博物馆定义如下:

博物馆是应对关于过去和未来的批判性对话的民主化、包容性和多层次的空间。博物馆意识到并解决当前的冲突和挑战,为社会代为保管人工制品和标本、为子孙后代保护各种记忆、保障全民享有平等权利和平等地传承遗产。博物馆不是为了营利。博物馆具有参与性和透明度,其致力于与不同社区建立积极的伙伴关系并为之服务,并且旨在为人类尊严和社会正义、全球平等以及全球福祉做出贡献。

通比牛牛但“人类尊严和社会正义”的提法使代表着2万家博物馆的4万名专业人士形成了不同的意识形态派别。8月12日,包括法国、意大利、西班牙、德国、加拿大和俄罗斯在内的24个国家分支机构连同5个博物馆的国际委员会要求推迟对修订草案的正式表决,以便提交一份“新提案”。各国家委员会也指责了桑达尔文件的“政治基调”,认为“该定义应该强调博物馆功能的重要性及其与物质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关系,而这构成了博物馆与其他文化机构的区别。”

通比牛牛国际博协法国分部主席朱丽叶·拉乌尔·杜瓦尔(Juliette Raoul-Duval)很快表达对这份具有“意识形态”声明的谴责之情,并称该声明“未经征询”全国分支机构的意见就发表。甚至国际博协前秘书长、上世纪70年代“新博物馆学”运动的早期支持者雨果·戴瓦兰(Hugues de Varine)也承认,他对“夸大其词”的“意识形态前言”感到惊讶,因其并没有把博物馆与文化中心、图书馆以及实验室区分开来。“起初,我以为这是一个玩笑。”《艺术论坛报》(Tribune de l’art,)创始人迪迪埃·里克耐(Didier Rykner)表示。他批评称,这是一种奥威尔式的新说法,用人工制品和标本取代了艺术作品。

通比牛牛有证据表明,国际博协内部不同利益集团之间的争论早在今年6月就已开始。

幕后出现分歧的第一个迹象便是新索邦大学(university of Sorbonne Nouvelle)教授、国际博物馆学委员会(International Committee of Museology)主席弗朗索瓦·迈赫斯(Franois Mairesse)从桑达尔领导的委员会辞职。他认为,这与过去两年来的讨论相矛盾。“定义是描述某对象的简单而精确的句子。这不是一个定义,而是一种时髦价值观的表述,过于复杂,而且在一定程度上偏离了常规。”他告诉《艺术报》,“大多数法国博物馆(以卢浮宫为例)很难根据这一定义将自己视为‘多层次的空间’,且可能会产生很严重的后果。国际博协的声明可被纳入国家甚至国际法律中,但是法人却无法重现这一文本。”

通比牛牛国际博协德国负责人克劳斯·斯托伯曼(Klaus Staubermann)对新定义没有包含“教育”和“制度”等关键词表示担忧。他表示,这些关键词将对德国的立法产生影响。但他在接受艺术网(Artnet)新闻版的采访时表示,他呼吁推迟这一决定,与其说是出于那些具体的担忧,不如说是为了腾出时间“解决并照顾每个人的担忧”。

据几名知情人士透露,这一分歧是国际博协传统派和进步派之间更广泛斗争的一部分。

通比牛牛一位消息人士在接受《博物馆杂志》(Museums Journal)采访时称,先前国际博协有一个小组一直在研究这一定义,但由于担心该定义过于以欧洲为中心、不能代表全球博物馆界而作罢。成立新委员会的目的是形成“更全球化、更能代表进步的博物馆思想”。该消息人士认为,目前的争议正是出于应对这一变化,他说,协会的“传统主义者”认为对该定义的改写是“侵犯他们的领土”。

通比牛牛与此同时,法国博物馆界也出现了更大的分歧。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支持归还殖民时代的文物,遭到了法国博物馆界的强烈反对。消息人士说:“一些人觉得受到了新思维的威胁,新定义让他们感到担忧。另一位业内专业人士表示,他们觉得认为定义委员会的负责人、丹麦典藏研究员杰特·桑达尔已经被“晾在一边”,而且新措辞在发表前已经有过充分的考虑并进行签署。

通比牛牛另外,英国博物馆专业人士对该新定义反应不一。《博物馆杂志》最近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226名受访者中,62%的人并不认为它反映了21世纪的博物馆,尽管许多人更担心的是晦涩难懂的措辞,而不是它所代表的意识形态的转变。

英国博物馆协会主席莎伦·希尔(Sharon Heal)说:“国际博协重新审视博物馆的定义,这是完全值得赞扬的。有趣的是,新定义遭到了强烈反对。现有的定义已有50多年的历史,我认为我们需要停下来反思这50年来社会发生了多大的变化。我们真的认为博物馆的定义和目的还能够保持不变吗?”

通比牛牛“十年来,博物馆和博物馆工作人员应对社会巨变的方式发生了转变。合作项目、参与和社会实践活动只是我们与社区建立联系、讲述和分享许多故事和声音的一些方式。从无家可归、贫困到非殖民化、气候危机,这些社会重大问题需要在我们的博物馆以及我们对博物馆的定义中得到反映。”

“如果我们想与多元化、多层次、与社会紧密相连的社区建立联系,我们需要根据我们的价值观和我们面临的挑战,不断重审和更新我们的定义以及工作方式。”

通比牛牛据悉,国际博协将对“新的博物馆定义”内容进行研究和修改,投票将推后至2020年6月下一次国际博协特别全体大会进行。